华西都市报-华西都市网 海兰篮子 日志

海兰篮子

http://www.huaxi100.com/?1973991

光复路的陈兰芳婆婆

已有 701 次阅读2016-7-16 23:21

714日,岭师法政“梦之芽”社会实践队调研的第五天,也是赤坎区走访老人的最后一天。早上八点“梦之芽”社会实践队的第一小分队出发前往南华进行走访。可能是因为带着工作牌,带着红袖章在到处走动,引得行人频频侧目。

走访中,我们曾问过坐在路边乘凉的伯伯,曾问过正在看棋的爷爷,也曾问过买菜归家的婆婆,大概过了两小时,我们都还没有找到我们的帮助对象空巢老人。兜兜转转间,我们走进了一个社区服务中心,工作人员得知我们来意之后亲切地带着我们来到陈兰芳老人的家。转过几个小胡同,穿过几条小巷子,终于,我们到了!当时,陈婆婆正在吃早餐,看见我们来了就迫不及待地出来迎接我们,帮我们搬凳子,请我们坐下。可能是因为终于有人来看她了,她高兴得都忘记了要吃早餐,一个劲地和我们说话。交流中,我们仔细观看了她的住处,一个二三十多平方米的低矮平房与周围的高楼大夏格格不入,一个又小又黑的厨房还充斥着一些些怪味,小小的简陋的睡房还是她年轻时一块一块搬砖砌起来的,在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打之后更加变得岌岌可危。一个九十岁高龄的老婆婆却居住在这么一个简陋、阴暗的屋子里,她真的舒服吗?答案一定是否定的。

    据婆婆口诉,她孩童时,军人的父亲就战死沙场,母亲改嫁把她丢给了叔叔,然而叔叔狠心地将她卖给了别人当丫鬟。她二十多岁时开始守寡,到现在已经有六十多年,让她感觉到伤心的是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三个儿子,在这些年都没怎么回来看望她,电话也很少打。她说“时间隔太久了,我都忘记了他们的号码了”边说还边流泪,而我们只能默默地看着,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“已经过去了,现在有我们陪你聊天呀,婆婆要开心一点哦”。

这话我们说得都很没有底气,因为我们知道,短暂的相处并不能让她忘却过去的伤痛,只能让她暂时感到快乐。她的经历令在场的我们感到惋惜并痛心,却也无能为力,这也是作为学生群体的我们的一种无奈。现在的我们,没有找到政府的支持,企事业单位的资助,单凭11人的小力量很难给予陈婆婆实质性的帮助,唯有多和她聊聊天,多来看看她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能做的除了和她聊天,还有帮她找到儿子的电话。我们猜想,只要子女们都经常打电话回来,婆婆一定会很开心,一定不会再说出“没人理我,有病痛缠身不如死了算咯”的伤心的话。因而立即动手帮她寻找儿子的电话,向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拿家属资料无果后,翻箱倒柜在屋里查找,终于在一个破旧的本子上我们找到了她大儿子的电话,怀着紧张的心情,我们打了那个电话,可是只传来了“嘟 嘟”的空响,我们没有再打也没有告诉婆婆那个结果,因为不想她承受由天堂坠入地狱的痛苦。请原谅我们,婆婆,我们真的无法告诉您这个消息。请原谅我们! 

快中午了,想起婆婆是没吃早饭平常又不太舍得吃午饭,我们就带着婆婆去了小餐馆吃饭。吃饭时婆婆一直问我们是哪个学校的,重复问了几遍。可能人老了,记忆力就下降了,对周边事物的印象逐渐模糊,我不怪她,反倒想着如果她能把过去悲伤的记忆忘掉该多好呀。婆婆,过去了就过去了,至少现在我们在陪着你。

分别时已经是快一点了,婆婆坚持要送我们,但她腿脚不方便呀!她说“你们上车了我才放心”,可婆婆你又知道吗?马路多车,回来没人送您,我们更担心呀。百般

说服,婆婆终于答应在马路对面看着我们。临上车时,我发现婆婆一直在看着我们,一直一直,直到车子远去我再也看不到她了……

   婆婆我们还会回来看您,虽然到时候您可能不记得我们了,但又有什么关系呢,我们记得您呀。您在湛江市赤坎区光复路8号,我们记住了。

供稿/岭南师范学院  撰稿/廖雪冰


流汗

新奇

难过

搞笑

愤怒

同情

感动

高兴

评论 (0 个评论)

成都市公安局网监处
 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