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件宝贝力证!张献忠江口沉银,不是传说是事实!
万件宝贝力证!张献忠江口沉银,不是传说是事实!

流传370多年的传说,沉睡江底的“秘密”浮出水面!

传说揭秘!万件文物出水!

“石龙对石虎,金银万万五,谁人识得破,买到成都府。”这首有关于张献忠沉银的童谣流传已久。


童谣里说的,是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忠,在300多年前兵败退出成都时,把"大西国"的金银财宝沉入于彭山县境内的岷江河中。至于这些金银到底有多少,谁也说不清,只留下千船沉银之谜。


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石龙村的石龙,被当地村民认为与流传的“寻银决”有关。


1月5日,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正式启动,科考团队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,揭开了流传370多年的传说,让沉睡江底的“秘密”浮出水面。


今日,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重大进展:出水文物超过10000件,实证确认了“张献忠江口沉银”传说。


据介绍,这些文物包括西王赏功金币、银币、大顺通宝铜币、金册、银册、银锭以及戒指、耳环、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和铁刀、铁剑、铁矛、铁箭镞等兵器。通过此次发掘,基本确认了张献忠江口之战的地点,出水的万余件文物是确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最直接、最有力的证据。


岷江围堰,宝贝藏于河床与砂石之间

发掘现场远景


站在高处,整个考古现场尽收眼底。不过,想要进入遗址内,得过4道门,分别是大门、更衣室、工具室和安检室。在最后一道门内,有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,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,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,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。


“最后一道门主要做金属探测,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。”安保人员说,整个围堰周围,不仅有众多监控,更有数量不菲的特警,24小时执勤。


发掘现场


进入考古发掘现场后记者看到,考古区域面积大约10000平方米,沙石遍地,部分区域河床裸露。砂石堆边,挖有深沟,旁边不仅有抽水机不停抽水,还有选石机,对初层沙石进行筛选,防止文物流失。


在媒体获准进入区域的左侧前方5米左右,20多名考古人员,正在挖出的深沟里面进行作业。据参与考古的相关人员介绍,本次出土的文物,大部分都集中在砂石底部的基岩上


出水文物有金有银有兵器

在考古现场对面,江口汉崖墓博物馆已被临时设定为江口沉银文物临时库房。在今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便能展示了许多收藏于此的出水文物,包括西王赏功金币、银币、大顺通宝铜币、金册、银册、银锭,以及戒指、耳环、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还有铁刀、铁剑、铁矛、铁箭镞等兵器。而以上这些仅是部分出土文物。


金册和银册

↓↓↓

银册,明王朝册封郡王及妃嫔所用


金册,明王朝册封藩王及妃嫔所用


在本次出水的文物中,包含有金册和银册,据专家介绍,此前在彭山江口,也曾发现金册。当地文管所的一册金封册长约20厘米,宽约10厘米,上书“大西大顺二年……”等29字。当地文管所曾介绍,这页金封册出水时间为2011年,出水地点位于彭山岷江大桥以上江中。该页金封册应是封面,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,颁布政令法规。“经鉴定,为国家一级文物。”


木鞘藏银

↓↓↓


现场发布会上一张木鞘藏银的照片引起了大家的关注。本次出土的木鞘较为完整,周边散布着银锭,木鞘内部也塞满了银锭。考古项目领队刘志岩介绍,这根木鞘是本次考古过程中,首次发现的木鞘。在清代文献中,就有张献忠用木鞘藏银,转移财宝的说法,这进一步印证了文献,也证实了张献忠曾“木鞘藏银”的传说。


刘志岩介绍,木鞘的做法,就是把一根完整的木头剖成两半,把中间掏空,把银子装进去,再用铁或者铜片箍紧。“用木鞘装银后,两个人一抬就走了,运输起来很方便,对张献忠这样的农民起义军来讲,是很实用的。”


金器

↓↓↓

金耳环


金发簪


金戒指


现场考古工作人员介绍,本次考古发掘工作中,发现至少25件金器,器型比较大的有金锭,其他还有金手镯、金戒指、金钗等。其中比较精美的,当属双龙头金手镯,其纹饰是龙的样式。考古专家推测,极有可能是皇家蕃王持有。“平常百姓家,不大可能有这么贵重的首饰。”刘志岩说。


钱币及银锭

↓↓↓

西王赏功金币


西王赏功银币


大顺通宝铜币


五十两银锭



明代官银:铭刻有年号、重量、人名及府州县地名


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周远廉看来,张献忠的宝物,可能大部分是从明朝蕃王那儿抢的。“明末藩王,待遇都很好,不仅皇帝给得多,还有其他收入,都很有钱。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,周王马上就筹集了50万银两,赏赐下属。”周远廉说,张献忠沿着陕西,过河南、河北,入湖北、湖南,再进四川,一路抢杀达官显贵,所收获的财宝不可计量。


铁制兵器

↓↓↓

铁矛


兵器


在此次考古中,首次出水铁刀、铁剑、铁矛、铁箭镞等兵器。专家称,“这些兵器的出水,基本确认了张献忠江口之战的地点,出水件文物是确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最直接、最有力的证据。


老人讲的传说都是真的

@爱跌倒的水瓶璐:小时候我爸听老人说的张献忠把金银财宝放在青冈木里面,说对了。


@super韩明明:张献忠沉银口诀:石牛对石鼓,银两万万五,谁人识得破,买到成都府。 果然所有的传说都是有依据滴!


@绯君君君君:四川人民的饭后余谈有了根源


@行走的你:期待到时可以看到图片


@尘崶哋汜忆LT:话说作为一个彭山人,天天都在看


@啊哈哈哈哈哈蛤:希望挖出特别有价值的东西


两年前神预测,四川学者称“江底有兵器”

早在2015年有专家认为,彭山江口江底,可能藏有兵器。他便是巴蜀文化专家、《张献忠传论》作者袁庭栋。2015年12月25日,袁庭栋在接受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彭山江口是川西地区最大的渡口,也是历代水战主要战场,最后一次大规模水战,就是张献忠大战杨展。

   
彭山江口镇,江口沉银遗址


在袁庭栋眼里,彭山江口是川西地区最大渡口,也是历代水战主要战场,最后一次大规模水战,就是张献忠大战杨展。在得知水下确有兵器出水,袁庭栋表示,在意料之中,但是不是张献忠本人所用、是不是张献忠大战杨展时掉入彭山江口的,还需要专家进一步论证。“彭山江口历史上发生过多次水战,也有可能是其他时候掉进去的。”


彭山本土历史学者、彭山区文体局退休职工倪兴国表示,彭山江口,历史上曾发生过七次水战,均改变了政权,这些兵器,不仅对于研究张献忠,也对于研究曾经川西第一大水战场——彭山江口,有着重要意义。


沉银还是沉船?尊重民俗沿袭“江口沉银说”

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,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绘纭,史学界也对此长期存在争议。史料记载,作为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,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,建立大西国政权。1646年,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,遭明朝参将杨展伏击,战败船沉,大量财物沉于江底。


江口沉银遗址附近发现的银锭

   

虎钮金印、五十两金锭、金封册、兵器

……

彭山江口,陆续发现宝贝已多达上万件

宝贝这么多,有金有银有铁

为啥非要叫“江口沉银”、“张献忠沉银”

而不叫“江口沉宝”或“江口沉船”? 



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



金锭

    

其实,早在2015年12月25日召开的江口沉银遗址考古研讨会上,来自国内考古、历史、文化的专家,就针对这个问题展开讨论。当天,作为唯一列席这次会议的媒体记者,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现场见证了专家们对沉银说法的最终确认。

    

当天,在实地查看江口沉银遗址、参观出土文物后,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、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李季、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主任杨林、中国人民大学教授、明史学会常务副会长毛佩琦等10余名国内权威专家,共同出具《四川彭山“江口沉银遗址”考古研讨会专家意见书》,基本确认彭山“江口沉银遗址”,为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。


会上,袁庭栋和四川大学教授、四川民俗学会会长江玉祥等部分专家们提出,从彭山江口出土的文物,以及张献忠在此大战杨展的历史记录来看,叫“江口沉船”或者“江口沉宝”可能更准确一些。但最终经过讨论,大家认为,从尊重历史、尊重民俗的角度,既然民间一直叫“张献忠沉银”、“江口沉银”,就沿袭这一传统说法。


“江口沉银”由来何处? “这个时间要回到13年前。”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说,2005年4月20日,彭山进行跨江引水工程。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施工过程中,由挖掘机在距地表2.5米左右处,挖出一圆木并从中散落7件银锭。由施工民工全部捡走。出土银锭由木筒包裹,这和史料记载中张献忠“木槽夹银”说法十分吻合。这便是最早“张献忠沉银”、“江口沉银”的由来。


创新理念,专家:预判未来发掘更值得期待

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,本次考古发掘,系四川首次开展水下考古发掘项目,考古工作创新了工作理念,运用了大量的新技术。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实际情况,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,为今后滩涂考古、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。


发掘现场


同时,发掘中采用了现代化的工作方法和最新的科技手段,前期通过金属探测、磁法、电法和探地雷达等物探手段确定了发掘区域,发掘过程中采用PTK精准记录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,在重点区域安装延时摄影,搭建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等,保证了考古工作科学、有效的进行。此外,此次考古发掘工作还面向全国公开招募了志愿者,为公众参与考古提供了平台,也扩大了考古工作对公众的影响力,让公众真正了解考古、走进考古,享受考古成果。
    

据专家介绍,目前仅是阶段性的考古工作,距离发掘结束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,专家预判未来的发掘更值得期待。


江口沉银水下考古“时间表”

2015年12月  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召开江口沉银遗址保护与考古研讨会,经国内权威专家论证,该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的地点。


2016年1月  四川省文化厅(四川省文物局)组织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、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、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联合向国家文物局提出了对“江口沉银遗址”进行考古发掘的申请。

2016年4月  国家文物局批准对“江口沉银遗址”进行考古发掘。

2017年1月5日考古工作正式启动,截止3月15日,已发掘面积10000余平方米,共出水文物10000余件。 


  

内容转载自:华西都市报

新版下载

成都范儿官方APP 扫码下载成都范儿    发现成都生活方式

天虎科技 二维码下载

客户端下载: www.cdfer.com

TOP